去巴黎跳脱衣舞交往首富儿子亚洲顶流偶像Lisa的野心

  Lisa大家都不陌生,这些年火遍全球的韩国女团组合BLACKPINK的主舞,前段时间因为被传和LVMH三公子谈恋爱,又一次成为舆论焦点。

  而疯马秀是巴黎知名的艳舞秀,特色是将女性身体与灯光、布景、舞美结合,以和大尺度著称。

  外媒用“史无前例”形容这一事件,它意味着Lisa成为了首位登上疯马秀舞台的亚洲名人和K-POP明星。

  不同于欧美满屏的“为Lisa骄傲”,疯马秀的演出形式让许多亚洲粉丝无法接受。

  更令人好奇的是,一个顶流偶像,拥有如此高的知名度,几乎站在了亚洲艺人可以达到的顶峰,为什么宁可违背本土文化的认知,也还是要走出这一步?

  今年年初,Lisa曾晒出过去巴黎看疯马秀的照片。现在看来,她当时应该就已经决定参演了。

  疯马秀由法国人阿兰·贝尔纳丁于1951年创立,与红磨坊秀、丽都秀并称为“巴黎三大秀”,是巴黎的重要地标。

  虽然它主打艳舞,但随着这些年的不断发展,如今的它其实更多被看作是一种艺术和文化符号。

  正因如此,不少名人都是它的座上宾,包括巨星猫王、麦当娜、伊丽莎白·泰勒、美国总统肯尼迪、著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许多大牌设计师也和疯马秀有过合作。“老佛爷”卡尔·拉格斐、时尚传奇让-保罗·高缇耶、深受王室贵族青睐的Elie Saab、红底鞋大师Christian Louboutin、Paco Rabanne、Azzedine Alaïa等,都曾为疯马秀打造过演出服装。

  在这里表演的舞者,更不乏各界明星。除了全球身价最高的脱衣舞娘蒂塔·万提斯,还有《海滩救护队》演员帕米拉·安德森、法国模特诺米尔·莱诺、意大利王妃克洛蒂尔德·库罗等。

  而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当属天后碧昂丝。在创作MV《Partition》时,她重现了不少疯马秀的经典演出画面,十分性感。

  这也是为什么,欧美粉丝对于Lisa加入疯马秀并不反感,反而为她可以和碧昂丝相提并论颇感自豪。

  许多人强烈反对Lisa在这种带有性暗示的场所跳舞,纷纷失望脱粉。各种愤怒的留言攻陷了她的Instagram账号评论区。

  在亚洲范围内看,Lisa似乎做出了一个自毁前程的决定。大家想不通,她图什么?

  而事业发展正如日中天的Lisa,自然是看中了这场演出能为她带来的资源和转型的可能。

  对于现阶段的她来说,进一步开拓欧美市场、获得国际认可,是从韩国女团走向世界级巨星的关键。

  因此,尽管和亚洲文化圈的观念有冲突,在一片争议和批判声中,Lisa仍势在必行。

  她是泰国人,还有一个来自瑞士的继父,从小泰语、英语都十分流利,注定了她的“国际化”气质。

  13岁那年,她参加韩国唱片公司YG在泰国举办的选拔赛,拿下第一名,成为练习生。这也是YG有史以来签约的第一位外籍艺人。

  因为长相偏浓颜挂,又有异域特色,虽然获封“人间芭比”,她也经常被韩国网友吐槽为“东南亚的丑女人”。

  有意思的是,这样的脸反而很符合西方审美。2020年和2021年,她连续蝉联了“全球百大最美面孔”的第一名,证明了她在海外的极高人气。

  掌握多国语言的跨文化背景,再加上欧美喜爱的形象,这些因素都推动Lisa成功走向了世界舞台。

  她的初solo在韩国成绩一般,但在YouTube的24小时播放量却创下了全球个人歌手的最高纪录。

  而很多人真正意识到她的国际影响力,是从最近屡屡传出她和LVMH三公子恋爱的消息开始的。

  韩国女团与欧洲老钱家族的组合,一度让人们大感意外。中韩网友的态度普遍不看好,认为Lisa“不配”的大有人在。

  当时,Lisa作为LVMH旗下品牌Celine的全球代言人出席发布现场,数千名粉丝聚集在秀场外,引发了不小的骚动。

  LVMH董事长兼CEO伯纳德·阿尔诺也被惊动,忍不住出来看热闹,还高兴地用手机拍照。

  不管别人怎么看,Lisa和她代表的K-POP,的确正逐渐被欧美主流文化所接纳。

  这种注重舞蹈和节奏的音乐形式,不需要听懂歌词,主打的就是一个氛围,因此也没什么语言壁垒,更容易打入欧美圈。

  BLACKPINK的出现,对K-POP进一步“闯美”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组合中Lisa是泰国人;Rosé出生于新西兰,在澳大利亚长大;Jennie留学新西兰。她们都有一定的国际背景。

  YG也在致力于将她们推向世界。一方面,积极运营着海外社交平台YouTube、Twitter、Facebook等。另一方面,寻求各种机会与欧美歌手合作,比如和Lady Gaga共同推出歌曲《Sour Candy》。

  2019年,BLACKPINK登上美国科切拉音乐节,与A妹Ariana Grande等大咖同台,引起巨大反响,被视作进军欧美市场的关键战役。

  数据显示,在YouTube观看BLACKPINK演出的用户,大多都来自韩国以外的地区,其中印度用户最多,墨西哥、美国也排在前列。

  在这样的趋势下,BLACKPINK的目标,早已不是做亚洲观众传统印象中跳着整齐划一舞蹈的女团,而是要成为真正的国际巨星。

  就像韩媒分析的:“当韩国本土的消费规模缩小,K-POP市场会倾向于迎合海外消费者的喜好。”

  在Lisa加入疯马秀之前,BLACKPINK的另一成员Jennie就因出演美剧《偶像漩涡》时有穿着暴露、尺度大开的舞蹈,引发了许多中韩粉丝的不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