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中国足球该有的样子?

  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颁布。八年多来,中国足球沿着足改方案指引的方向持续迈进,取得了一定成果,但也存在执行不力、出现偏差等问题。

  中国足协原高层、多位原中层和足球从业者涉嫌腐败,使得中国足球改革发展遭遇挫折。

  16日,中国足协第十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举行,中国足球应当以此为契机,重振精神,反省自我,梳理过往,照亮未来。

  10月16日,宋凯(左一)在大会上发言。当日,中国足球协会第十二届会员代表大会在京召开,会议选举产生新一届执委会和主席、副主席。宋凯当选新一届中国足协主席,孙雯、袁永清、杨旭、许基仁当选中国足协副主席。新华社记者 贾浩成 摄

  新华社记者近日采访数十位足球从业者、专家,他们直指中国足球目前存在的问题,并给出真知灼见。

  2016年,“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撤销,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成为社团法人,“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构架成为历史。“脱钩”后的中国足协在行业规划、机构设置、人员聘用、外事出访、财务和市场开发等方面都有自主权。这也为其他体育项目协会实体化提供了借鉴。

  由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主办的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已举办两年。来自学校、体校、俱乐部青训梯队、社会青训机构的球队均可参赛。这项赛事是体教融合的重要成果。

  不过,在2023年女足世界杯上,中国女足的表现凸显了她们与世界女足的差距,与足改方案中“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强队”的目标仍有距离。

  此外,中国队在2023东亚足联U15男足锦标赛中夺冠,成为中国青少年足球的亮点。

  以贵州“村超”为代表的乡村足球绽放活力,向外界传递了精神富有的快乐情绪,是“观察中国式现代化的一个窗口”,是在推进全民健身、实现全面小康、实施乡村振兴、开启中国式现代化建设新征程中的新时代中国农村新故事。

  近年来,我国县域足球虽有资金短、场地少、人才缺等困难,但总体呈现积极发展态势。

  这是7月29日拍摄的夜幕下的“村超”总决赛现场(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2022年全国体育场地统计调查数据显示,全国足球场地有13.59万个,其中十一人制场地3.12万个,七人制场地4.32万个,五人制场地6.14万个,沙滩足球场140个。

  足改方案中提出的“新建2个国家足球训练基地”目标已实现——中国足球(南方)训练基地和中国足球(北方)训练基地分别在海口和大连揭牌。

  中国足协于2019年成为亚洲第二个获得职业级教练员认证资质的国家协会。根据中国足协数据,目前中国有A级教练员讲师3人、B级11人、C级37人。全国有8万名注册教练员,其中7万左右是C级和D级教练员。

  除了足改方案,《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年)》《全国社会足球场地设施建设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关于深化体教融合 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的意见》《中国女子足球改革发展方案(2022-2035年)》等足球相关文件出台,加上地方政府的配套文件,足球发展有了日趋完善的政策支持体系。

  内蒙古足协主席刘俊清说,足改方案落实不彻底,改革发展短板较多,地方行政部门未把足球列为改革专项工作的情况较为普遍。内蒙古对足球教育文化价值的认可度不够高,普遍存在对足球文化发展重视不够、措施不力的状况,行业发展目标与球迷及社会期待不能同频共振,持续深化足球改革受到制约。

  某省足协官员认为,希望中国足协对地方足协改革有更为有效的支持。目前各级足协头重脚轻,越往下生存空间越小,缺乏造血能力。市县级足协多无实体,只有一块牌子,工作很难开展,甚至无从开展。足球的城市属性很强,部分城市足协强势而省级足协弱势,后者地位尴尬。

  刘俊清说,部分地方足球管理体制改革步履维艰,一些基层足协和足球组织普遍面临市场开发资源不足、综合协调力度不够、收入来源不稳定、专业人才匮乏等问题;不少基层足协在自身建设、工作运行、保障机制上未形成固定模式,普遍积极性、主动性较差;基层足球发展多为有情怀的足球爱好者发起组织;行政部门支持力度弱;足协作为社会组织,认同度普遍偏低。

  某职业俱乐部投资人说,联赛发展不好,国家队就是无根之水;目前俱乐部普遍缺乏造血能力。

  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李培说,不少足球俱乐部成为公共资源(以土地为主)交换平台。当无法通过俱乐部获得公共资源时,部分母公司果断甩掉这个包袱。这也是近年来数十家足球俱乐部解散或退出的主要原因。

  受“金元足球”影响,加之转会市场长期被几家经纪公司和个人把持,球员价格长期虚高。包括备案在内的足球经纪人各项制度不够完善,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虚火”。

  刘俊清认为,青少年球员“过早专项化”、训练目标“单维化”、训练和管理模式“成人化”、重比赛忽视技战术等问题依然存在;“锦标主义”在青少年比赛中仍占主导,导致“领导要成绩,组织要人才”的矛盾时有发生;体教融合不充分,校园足球与专业青训体系衔接不畅;多数俱乐部没有完整青训梯队,足球人才培养出现断层;基层足球人才缺口较大。

  艾伦足球学院青训主管艾伦·雷纳德谈到三个问题:一是青训俱乐部互相挖人现象泛滥,有的甚至全国掐尖挖人,损害了球员启蒙俱乐部利益。二是各级足协组织的比赛多为赛会制,高质量比赛缺乏。三是适用于社会青训俱乐部的场地少,新建场地手续繁琐,运营费用高。

  某职业俱乐部投资人说,青少年赛历混乱且低级重复,打乱了孩子训练、学习、生活节奏。

  李培说,上大学是不少足球青少年的终极目标,他们通过拿等级证书实现该目标,但往往拿到证书就结束足球生涯。

  武汉市万松园路小学体育老师邓世俊说,国家层面的青少年联赛有了,但基层竞赛体系还亟待完善;踢球的孩子文化学习跟不上,读书的孩子没时间踢球,完善人才培养体系刻不容缓;由于缺乏教练培养体系,虽然很多师范类体育院系学生毕业后参与校园足球推广,但不具备足球教练员资质,其知识结构无法满足校园足球开展;由于缺乏固定赛事,裁判员普遍缺少锻炼平台、水平低下。

  这是2022年7月10日,在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浙江赛区)男子小学U11组比赛中,杭州濮家小学的小球员杨皓元(右二)与浙江鸵鸟足球俱乐部的小球员赵奕瑞(右一)拼抢球权。新华社记者 江汉 摄

  近年来,中国男足表现令人失望,连续5届无缘世界杯,其能力作风、成绩状态同人民群众期盼相距甚远。

  北方某市足协负责人认为,中国足球在用人机制、考评机制、监管机制等方面缺失或不完善,造成行业混乱,为腐败提供空间。

  足球专业人士说,中国社会的总体足球价值观有些滞后,往往只认识到其在国际比赛带来的荣誉价值,对其全面价值缺乏足够认识,对足球运动的长期性、系统性、艰巨性认识不足,从而出现一些短视行为。竞技成绩其实是足球运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客观结果。通过足球的教育功能,可以提升人的全面发展。青少年参与足球不应是为了评定等级、升学加分,而是享受乐趣,达到以快乐教育培养人的目的。有了正确的价值观,才能构建正确的规则体系等各种体系。

  广西足协执委贾蕾仕说,中国足协应明确自己的定位是做好足球服务,做好基础性工作,如完善联赛、青训、教练、裁判等体系。他举例说,虽然现在已有中超、中甲、中乙、中冠等联赛,但省市县联赛体系并不完善,足球强国有多达十几级甚至几十级联赛,构成可持续发展基础;同时中国足协要更接地气,与各级足协建立工作体系,做好业务衔接;足协部门设置要科学化;将权力下放,更好地发挥执委会、会员协会的作用;各级足协事务应透明化、公开化。

  对于中冠联赛如何与业余联赛衔接,陕西长安联合足球俱乐部董事长黄盛华说,可考虑既相互独立又有序衔接的“双金字塔”体系,即职业联赛和半职业联赛、业余联赛各自构建独立的联赛金字塔体系,两套体系间通过赛事成绩和准入规定衔接。“双金字塔”体系一方面给了有意向职业足球发展的城市、俱乐部、投资人、球员一个上升通道;另一方面,拥有独立“金字塔”体系的业余联赛通过赛事规则、球队审核等方式,防止过多职业、半职业球员、职业俱乐部关联队伍下沉至业余联赛,防止过多球队为了升到中冠联赛而巨额投入,避免影响普通足球爱好者参与业余联赛的积极性。

  专业人士称,应完善队员选拔机制,选拔为国效力愿望强烈、意志品质一流、能力作风好、年龄结构合理的优秀球员进入国家队;建设国家队人才库,强化选拔科学性;统一各级国家队技战术打法;建立训练监控评估体系,实现对各级国家队队员在俱乐部训练、参赛数据的日常监控和评估等。

  邓世俊说,应加强基层如市、区级竞赛体系建设,如武汉市江汉区的“万超联赛”贯穿全学年,成为青少年球员成长平台。通过学区整合,万松园路小学将其场地、师资与学区内其他小学共享。

  他还建议,探索师范类高校体育院系学生在大学期间获得教练资质(草根、D、C乃至B级)的培养模式,将部分解决校园足球师资问题;大力培养学生裁判。

  雷纳德建议各级足协引进第三方赛事运营体系,鼓励地区青少年赛事分级、全年持续举行;对社会力量参与青训给予场地政策、资金支持。

  在青训补偿方面,专业人士建议,条件成熟时可设立第三方账户,制定相关规则,在完成相应的培训补偿和联合机制补偿后才能转会,以此提高青训机构热情。现阶段加强监管,对拖欠青训补偿款项的俱乐部予以处罚。

  对于体教融合,李培建议:一是明确体教部门的责权利。教育部门在义务教育阶段做好青少年足球普及,体育部门负责进一步提高竞技水平。二是建立监督评估机制。教育部门需完善校园足球各项目评价指标体系,加强内部监督评估机制建设,加强对专项经费的审计与绩效评估,根据评估结果配置资源,对评估不合格单位进行督导整改或取消资格。中国足协具有评定裁判、教练和运动员等级权力,既要加强内部监督评估,还要引入第三方监督评估机制。体育部门应建立青少年教练员、裁判员和队员数据库,根据竞赛表现进行监督评估,作为人才选拔和等级晋升依据。

  对于中国足球腐败现象,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明说,中国足协决策机制须更加透明,同时引入外部监督制约机制。

  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正航建议,加强事发前防范机制和事发后迅速整治机制建设。

  他说,提倡各俱乐部建立内部督查体系,从法律层面来讲就是企业合规建设中的反舞弊机制,这里的舞弊主要指假赌事项。体系建设含俱乐部内部举报机制、内部审查机制及查实后的处理汇报机制。同时建议中国足协建立假球监督监察机制,对投诉举报或通过仲裁委员会、纪律委员会听证、处罚等过程中发现的可能涉嫌假赌的事件,进行独立调查与追责,并与上述俱乐部的内部督查体系相衔接,涉嫌违法犯罪的直接移送相关侦查部门进一步处理。

  南方某省足协主席说,应坚定不移地进行足球改革,按照足改方案提出的总体方向、要求、路径走,如能扎实推进,各部门做好联动,怎能做不好呢?(执笔记者:公兵、肖世尧;参与记者:蔡拥军、王恒志、张泽伟、王浩明、张逸飞、赵建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