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败高圆圆战鹰凭什么成为虎扑女神?

  原因也不难理解,几乎每年能排到前面的都是那么几个人,能拿冠军的都拿过了,还没拿过的再来几次也PK不赢。用户没了投票的兴致,外界也没了猎奇的空间。

  谁能想到,今年半路杀出个战鹰,火爆的人气让她几乎每一轮都刷新女神大赛的投票纪录,一下子让一潭死水凭空泛起了波澜。

  战鹰何许人也?围棋二段职业棋手,B站主播,直播两年默默无闻。直到去年10月,一段看完贴吧恶评之后破防大哭的直播切片出圈,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此后战鹰抓住机会,在直播中造梗连连,半年内先后突破千舰和百万粉丝,站内高人气二创视频数不胜数,甚至以一己之力带动整个围棋界的职业棋手纷纷出圈。

  当粉丝活跃的战鹰撞上一潭死水的虎扑女神大赛,想给战鹰拿下“职业生涯以来首冠”的星星之火,开始燎原。

  奈何实力差距太过悬殊,以前还能有来有往的虎扑女神大赛投票,今年在真正的顶流主播面前,几乎是还没发力就已经倒下了。在16进8阶段,战鹰以43万票的成绩创造了虎扑女神大赛有史以来最高得票纪录,是B组另外7位女神票数总和的两倍。

  这当中当然有虎扑与B站重叠的用户,也有不少为了给战鹰投票临时下载虎扑的粉丝。尽管虎扑已经竭尽全力试图把战线拉长,但冠军尘埃落定之后,还是无法避免用户流失的结局。

  2017年代表人类围棋最强战力大战阿尔法狗,让不看围棋的人也关注到了他。后来柯洁也一直在微博十分活跃,直到2020年突然宣布无限期退出微博,退回到B站这一舒适区。

  但柯洁在B站的直播就像他在微博时一样,更像是他本人另一面互联网人格的释放——锐评其他领域的事多,与围棋或者其他棋手有交集的事少。所以柯洁只是柯洁,柯洁的火也没有让围棋整体火起来。

  可战鹰不一样,从2020年开始试水直播时起,她的直播内容就一直是围绕围棋进行的。在直播间讲棋、给水友下指导棋,也恰恰是因为直播内容局限于围棋,才一直没有起色,一度与B站取消签约。

  自从直播破防火起来之后,战鹰的直播内容多了更多读醒目留言、看粉丝二创、主动cosplay整活等环节,但属于围棋的部分丝毫不少,尤其是与其他围棋职业选手联动的部分。

  她通过一系列线下活动、邀请友人来直播间、直播连麦或者隔空锐评的方式,将连笑、范蔚菁、周睿羊等一众职业棋手的直播都带火了。甚至不经常直播的许多职业棋手,因为与战鹰有过或多或少的联系,如芮乃伟、吴依铭、贾罡璐、范胤等等,如今也在网友的眼中如数家珍,形成了一个“战鹰宇宙”。

  还不仅是围棋圈,战鹰的粉丝有极强的蔓延性。比如象棋圈的职业棋手林延秋也开始得到关注,她曾在直播中表示自己的舰长群里80%-90%都是鹰快飞(战鹰粉丝名称)。因为跟战鹰长得很像,抖音的主播瑶瑶在直播片段被搬运到B站之后,成为了知名“代餐”,收获了大量关注,直播时直言“长得像战鹰姐姐是我20岁最幸运的一件事”。

  从这些事件当中也不难看出,不论是战鹰的真爱粉还是所谓的乐子人,因战鹰而起的流量漩涡有很强的虹吸效应,不像柯洁的热度只停留在柯洁身上。

  战鹰是被抽象文化选中的对象,与她有关的事情都可以吸引注意力,这也自然不难理解为何虎扑女神大赛在引入战鹰之后被一击即溃。

  毒眸曾在过往的文章中详细梳理过战鹰走红的路径,这与她和抽象文化的暗合有极大关联。但能成为虎扑女神,绝对不止是抽象的胜利,更是抽象的表皮之下,对战鹰本人的肯定。

  在此之前,虎扑也出现过单纯为了“整活”“找乐子”而投票的先例。比如第六届时的贾玲,在赛前预热提名阶段,投票数高居第三名,一度看起来有成为黑马的架势。但正式进入32强之后,第一轮就败给了杨超越,主要原因还是当时站内坚持“严肃选美逻辑”的用户更多,“乐子”就此止步。

  今年在战鹰身上,也并非没有过这些反对的声音。在虎扑步行街,关于本届女神大赛被回复得最多的帖子,几乎都是反对战鹰或对战鹰投票如此之高感到不解的。

  只不过他们最终还是完全无法抵挡“i鹰”们的力量。原因也不难理解,首先,战鹰的粉丝构成与虎扑这个社区就有极大的重合度。据战鹰本人一次在直播中透露,她的粉丝中89.7%都是男性,年龄最多的是16岁到25岁,占比接近一半。这与虎扑多年以来零零散散展露出的用户构成基本重叠。

  而当这件事被直播间的弹幕告知战鹰本人知晓,并在直播间给予回应之后,粉丝群体中不用虎扑的人也开始抱着给战鹰“拿下职业生涯以来首冠”的信念,下载虎扑给战鹰打投。

  这其中甚至包含不少围棋圈的或战鹰现实社交圈中的朋友。一开始,战鹰还在调侃直播间的水友应该去看看眼科,对于自己和娱乐圈女神们同台竞技感到惶恐,但后来听说很多前辈也参与其中,便只能顺从。夺冠当晚,前围棋八冠王古力也发微博恭喜战鹰“首冠”。

  作为主播,战鹰的粉丝粘性强得不是一点半点,就算粉丝规模不及诸多娱乐圈明星,但打投能带来更多的成就感。诚如在战鹰虎扑评分页面最高亮的评论所言,“你投给明星,明星没啥反应,你投给战鹰,你就能在直播间看她发癫。”

  这也是战鹰真正受到男性用户认可的重要原因之一——没有架子。战鹰走红之后,如今基本上已经是B站直播区一姐,但在直播间里,30元的醒目留言她也照样会念;在直播间外,出席围棋赛事活动、高校活动十分频繁,忙碌程度有时堪比电影路演,去各种不同的城市免费与“i鹰”们见面,完全没有任何属于大明星或者大主播的架子。

  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则在于纯真。这种纯真的魅力,不仅在于面对网友的抽象拷打,能有非常天真的反应,以至于常常被钓鱼,更在于造就她纯真的单纯成长环境,使得她没有任何的“黑历史”。对虎扑用户评判“女神”的标准来说,这可比单纯的颜值高重要太多了。

  早期的虎扑女神,邱淑贞、贾静雯等等,诞生于影视圈的黄金年代。彼时大众对明星的滤镜更重,除了关注角色之外,对个人现实生活的了解颗粒度更大。而随着互联网话语权的下放,短视频兴起,越来越多高颜值网红纷纷涌现,但却避免不了现实生活被拿放大镜审视,如果没人扒,那就是不够火,完全没有所谓“黑历史”的人是几乎不存在的。

  有的时候,连国籍不对在虎扑也是一种“黑点”,虎扑女神大赛的常客林允儿、IU、石原里美、刘亦菲都被攻击过这一点。

  但战鹰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其父是战斗机飞行员,根正苗红,家教严格。和大部分职业棋手一样,战鹰自幼学棋,社交圈基本都在围棋棋手之中,不似娱乐圈一般物欲横流又保持黑箱一般神秘,单纯的学棋环境才造就了战鹰天然的纯真。没有“黑料”可挖、没有“塌房”风险,这当然进一步加重了她身上的女神滤镜。

  又纯真、又没有架子,还有一技之长,节目效果好,对于相当一部分男性而言,堪称完美女神人选。所以,投票给战鹰的用户绝非单纯在“找乐子”,很多人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她更配这个位置。

  至于颜值是否真的符合所谓的“选美”标准,只有局外人还在意这事,对入脑的粉丝来说,在其他滤镜的加持下,只有越看越顺眼。

  站内再多用户反对,对虎扑来说也是笑开了花。引入战鹰之后的第八届虎扑女神大赛,其最终结果绝对超出了虎扑一开始计划的kpi。

  在B站,每一轮、每一天都会有人搬运虎扑女神大赛的实时战况,在评论区里呼吁大家前去投票、告知大家如何投票的评论不在少数。

  只不过,引来的流量还有多少在比赛结束之后还会留下呢?情况不容乐观。事实上,虎扑作为一个运营了已经快20年的垂类社区,该下载的用户早已下载,之前没兴趣的用户也不会因为一些事件营销就存留下来成为长期用户,完全失去了关于用户增长的想象力。

  女神大赛作为为数不多的品牌活动,是少有的能在站内站外稍微泛起波澜的话题事件。但由于每年参赛的人基本重复,投票结果也很难发生大的变动,因此每届之间的体验同质化严重。

  可以看出,虎扑官方已经在女神大赛的创新上做了不少尝试,但收效甚微。比如从前年开始,虎扑就设立了二次元赛道、网红赛道、体育赛道等等,试图扩大女神大赛的讨论范围。今年更是将这些领域的女神直接加入正赛“大杂烩”,每个赛道排名前20的候选者入围100强,从中选出票数最高的进入32强。

  结果到了32强阶段,二次元领域里只有不知火舞和蒂法两人,其余赛道也不过3-4人入围,主流还是音乐和影视领域的女神。难得入围的女神们除了战鹰之外也基本都停留在首轮或次轮,与娱乐圈女神之间的差距悬殊。创新约等于没创。

  正如前文所说,战鹰的圈层及其个人经历有着极强的特殊性,这是任何其他领域的网红长得再漂亮都难以复刻的优势,因此再往后也不太可能有新人能像战鹰一样,在娱乐圈女神中杀出重围。

  不像微博,旧流量塌房或下滑时总会有新流量顶上,饭圈怎么换墙头,数据都一直会做。以男性用户为基本盘的社区,本身就很难形成稳定的饭圈文化,因为大部分男性用户对“倒神”的热情比“造神”要高得多,难得出现的流量都像烟花一样稍纵即逝。

  虎扑不是没有尝试过造自己的女神。2020年时,ID为“请给我一个冰淇淋”的虎扑女用户因在虎扑发了而爆火,直播首秀观看人数破15万。但后续因被他人拍到黑照,被质疑P图造假,风评急转直下,迅速淡出了视野。这就是虎扑用户喜爱“倒神”的一个最佳缩影。

  只有战鹰这样背景非常经得起考验的特殊样本,才能支撑起规模如此庞大的喜爱,并保持一大段时间的火热。未来战鹰的热度或许会进入平稳期,但塌房的风险至少目前尚不可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