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帝国”子虚乌有古罗马史纯属伪造

  我想,以西方考古学之发达,专家之多,应该找到了罗马帝王的陵墓吧?找到了大部分将相的墓地及其家族墓地吧?可是,罗马帝国的帝王将相的墓地,在哪里呢?何以证明,这些帝王将相曾经存在过?如果连罗马帝国的一个个皇帝的陵墓,都不知道在哪里,却沉迷于夸耀人造的“庞培古城”、来历不明的光雕塑之类,实属浪费光阴和资源。

  只要我们保持一颗既不排外、也不的平常心,就能发现,国内流传的“西方古代史”,大多是经不起推敲的。

  据罗马史,罗马帝国起家于当今的意大利。由一个村庄,逐步征服了整个意大利,再主要依靠意大利的兵源,建立起一个个“罗马军团”,打下了一个地跨欧、亚、非的大帝国。

  这首先涉及一个关键问题:2000多年前的意大利,有多少人口?因为这直接关系到罗马帝国的兵源问题。

  1、农田面积。今天,意大利面积为301333平方公里。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农田才占国土面积的10%,即3万平方公里。(事实上,在农业技术落后的古代,不可能拥有这么多农田。同时,在古代,如波河平原等地,也比当今要小。这些因素,这里不考虑)

  3、气候条件。亚平宁半岛,是地中海气候,十分不利于农业,尤其不适于主粮种植。

  据此,我们还是根据可能的粮食产量,来估算一下二千多年前,意大利有多少人口。

  根据中华典籍,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肥沃的土地,100亩地才能养活一家人(5口人),稍差一点的,就需要200亩,再次的就要300亩了(依据:《周礼•大司徒》云:“不易之地家百亩,一易之地家二百亩,再易之地家三百亩”。《孟子》云:“周人百亩而彻”。“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

  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亩,大致相当于今天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良田33亩、中田60亩、差田100亩,养活一家人。取平均值,60亩才可以养活一家五口。

  假设古代意大利的粮食产出为中国水平的60%,那么,古代意大利的土地实际可以养活:

  古代欧洲的农业技术水平,十分落后。直到17、18世纪,欧洲的农业技术,仍然大大落后于中国,农田产出大大少于中国。以上估算,完全没有考虑这一点。

  (事实上,这仍然大大高估了古代意大利的人户数量。最为典型的证据是:在中国唐代,以关中平原约4万平方公里的肥沃土地的粮食产出,养不活300万人口。详见:《原创 根据二十四史《食货志》,问古希腊史的几个问题》)

  2、当时,意大利的青壮年男子不超过45万人。按照务农、军政各各一半,而从军、行政后勤又各一半来计算,罗马军人的极限值约为10万人。

  3、按照5%的粮食产出供养“非农业人口”来计算(前提:粮食产出确实够吃),此时,意大利的“非农业人口”不过2.25万户、11.25万人。即便是整个意大利只有这一个城市,即意大利的非农业人口全部集中于“罗马城”,罗马的人口也不过11万人。如果考虑粮食运输等问题,“罗马城”常住人口至多8万人。

  罗马人的始祖来自何地?不清楚,这不重要;因为,在当今意大利的地盘上,一千多年以前,是否存在过“罗马人”,只有天知道。

  据说,自公元前500年起,弹丸之地的罗马人,通过不断地发动战争,地盘越来越大。到了公元前4世纪中叶,通过三次萨莫奈战争,实现了对意大利中部地区的征服。

  公元前298年,开始第三次萨莫奈战争。罗马人控制了北部、中部后,进攻南部。公元前280年,罗马与他林敦之间展开大战。据说他林敦是希腊人的殖民城市,于是希腊的伊庇鲁斯国王皮洛斯率领率领22000名步兵和射手,3000名骑兵、20头战象来援。

  二千二、三百年前,3000骑兵(至少也得有5000匹马)、20头大象,是如何从遥远的希腊,运到意大利的?难道是用大型运输机,或者航空母舰运过来的?

  看一眼地图便知,意大利的平原主要集中在北部地区,也就是说,当时意大利的人口,主要集中在北部。因为,中部地区基本为山区。

  如果考虑中部地区的实际农田数量和气候条件的话,按六折计算,“罗马”为8万户、40万人,而且是稀稀拉拉地,散布在无数个山中峡谷里,各自耕种着三五亩薄田。

  8万户,即约8万青壮年男子。按一半务农,一半从军计算,罗马军人的极限值为:4万人。

  按照5%的粮食产出供养“非农业人口”来计算(前提:粮食产出确实够吃),可知,此时的罗马,“非农业人口”不过4000户、2万人。即便是非农业人口全部集中于“罗马城”,也不过是一个县城的规模。

  由此,我们可以想象:在“罗马村”玩“铜表法”的时代,这个村子到底有多少“罗马人”?

  据说,公元前264至前146年间,三次“布匿战争”打下来,结果是:长期在地中海西部称王称霸的迦太基人,被罗马人灭种了。

  最了不得的是,罗马人的舰队的作战水平,超越了1000年后的欧洲人。罗马人的舰队,一再横渡地中海,从亚平宁半岛,航行700多公里,直取对岸。

  历史的真实是,在欧洲,人们始终普遍存在对海洋的恐惧心理,大约在14世纪罗盘针传到地中海之前,所有的船只,都是安全而习惯航行路线,沿着望得见海岸的线路—-即距离海岸线公里的海面航行。

  也就是说,14世纪以前,欧洲的船只,完全不具备横渡地中海的能力。详情参阅:原创 地中海文明区?一个大牛皮!对某些人就是宗教信仰

  更有趣的是,迦太基人可以三年不吃不喝。第三次布匿战争(前149年-前146年)时,罗马派出由8万步兵、4000骑兵、600艘舰船组成的大军,横渡地中海,攻打迦太基。被罗马大军围困长达3年之久,迦太基城的人们,依然有吃有喝,依然有足够的力气,时不时冲出城反击一下。罗马军队攻入迦太基城,迦太基人竟然与罗马军人打了六天六夜的巷战。最终的结果:迦太基遭屠城,6万俘虏被当猪仔卖了,迦太基成为罗马的阿非利加行省。

  据说,罗马帝国历任皇帝,十分关怀罗马公民的感受,为了让罗马公民舒心,把罗马城建设的花团锦簇般。

  比如,为了让罗马公民眼睛舒适,树立了上千尊雕像,挖了700多个水池,建了500多个喷泉,如此等等。

  比如,为了让罗马公民精神舒适,建设了超大超多的竞技场、运动场、剧场。据说,那个啥竞技场,大到可以容纳25万观众。

  除此之外,据说,罗马帝国有许许多多贵族,有许许多多奴隶主,他们在罗马城的住宅超大、超豪华。据专家们说,有史料证明,罗马城内有1780个宫殿般的宅院,每个宅院自成一座城市,不仅有奢华生活所必需的一切,而且还有自己的市场、喷泉、浴池、柱廊、绿树成荫的园林,以及人造的鸟房。嗯,的确不错,罗马贵族就是会生活,比《红楼梦》中的贾府牛多了,贾府至少不懂得在自家院子里建一个市场吧。

  当然,罗马城还有富丽堂皇皇宫、规模巨大的兵营、配置齐全的政府机关……

  罗马城内有1780个贵族的宅院。每个宅院,我们仅仅按照乔家大院的占地面积计算:

  顺带说一下:中国汉朝首都长安城,36平方公里,人口约50万。时人抱怨拥挤不堪。中国唐朝首都长安城,84平方公里,人口刚过百万。时人称闹哄哄的。

  根据“标准”的罗马史,屋大维干掉安东尼和“埃及艳后”,标志着罗马帝国的诞生。根据十八世纪的英国人吉本撰写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商务印书馆,199702):

  【“为了更准确地说明罗马的伟大,他可以说,罗马帝国,从安东尼边墙和北部边界达西亚到阿特拉斯山和北回归线英里,而从西海洋到幼发拉底河的长度则更超过3000英里;它位于温带中北纬24°到56°之间最美好的地区,面积估计不少于160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其中大部分都是肥沃的土地。”(p26)

  “我们获悉在克劳狄乌斯皇帝担任人口统计官时期,他所统计的罗马公民共为6945000人,这个数字再加上适当比例的妇女和儿童,总数应当在两千万左右。……按这一不很严密的估算来看,那罗马帝国的总人数便将升至一亿二千万。”(p41)】

  由此可知:罗马帝国的面积为160万平方英里,即约414万平方公里;人口为1.2亿。

  看看地图就可以知道,汉朝的面积,至少是罗马帝国的两倍;汉朝的核心区域,至少也有500万平方公里;

  中国绝大部分地区,土地肥沃,少有沙漠戈壁;而罗马帝国的北非、西亚,大多是气候干燥的沙漠半沙漠地区,欧洲也属于高纬度、多山岭的地区;

  汉朝时,除了西汉、东汉交替的那几年发生过战争,一直国泰民安;而罗马帝国一直处于大规模战争状态,每年至少有十万八万小伙子死于战争。

  众所周知,十八世纪六、七十年代,欧洲正称霸世界,欧洲人有吃、有喝、有闲钱耍,日子爽极了。

  吉本宣称:一二千年前的罗马帝国的人口总数,超过了十八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整个欧洲的人口。

  据说,1世纪前后,罗马帝国扩张成为横跨欧洲、亚洲、非洲的庞大帝国。公元395年,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西罗马帝国亡于公元476年。西欧及东罗马帝国(拜占廷帝国)进入封建社会,公元1453年为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所灭。安东尼王朝皇帝图拉线年)在位时,帝国疆域达到最大:西起西班牙、不列颠,东到幼发拉底河上游、南自非洲北部,北达莱茵河与多瑙河一带,横跨欧亚非三大洲,面积达414万平方公里,地中海成为帝国的内海。

  但是,这一“疆域”,不仅中国汉朝以来的历史记载不支持,而且景教(基督教的祖师爷)的文献也不支持!

  按照罗马史,公元前64年,即中国西汉的汉元帝元康二年,罗马帝国消灭了塞琉古王国,控制了亚洲西部地中海沿岸地区,与安息王国为邻居了。

  但是,早在汉武帝那时候,中国使臣便来到了安息王国,受到安息国王超高规格的接待。司马迁说:“初,汉使至安息,安息王令将二万骑迎于东界。”安息国王派2万骑兵在边界等候汉武帝的使臣,然后一路护送,迎接到都城。这得有多高的热情啊!

  令人遗憾的是,中国史书没说过什么塞琉古王国,而是说,安息国的西邻,那个靠地中海的国家,是条支国,而且这个条支国,是安息的附属国。

  自汉武帝时期开始,中国就与安息往来频繁。到了东汉时期,中国的使臣们,踏遍了当今的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等地的山山水水。所以,史书中将前往各国的路线和路程、各地的风俗物产气候等等,记录的清清楚楚。

  【“……历罽宾,六十余日行至乌弋山离国,……复西南马行百余日至条支。条支国城在山上,周回四十余里。临西海,……转北而东,复马行六十余日至安息。后役属条支,为置大将,监领诸小城焉。……和帝永元九年,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临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谓英曰:“海水广大,……”英闻之乃止。十三年,安息王满屈复献师子及条支大鸟,时谓之安息雀。自安息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蛮国。从阿蛮西行三千六百里至斯宾国。从斯宾南行度河,又西南至于罗国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极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

  甘英来到了“临西海”的条支。条支,依然是安息的属国,安息在这里派遣有官员,驻扎有军队。所以,条支是“安息西界”。 甘英打算在这里度海,前往大秦。因为国籍属于安息的船夫的“海水广大”之类的一段话,甘英就此作罢。

  难道,罗马帝国消灭的“塞琉古王国”,是一个神仙国度?罗马帝国的亚洲地盘是一个仙境?

  【“波斯国,在京师西一万五千三百里,东与吐火罗、康国接,北邻突厥之可萨部,西北拒拂菻,正西及南俱临大海。户数十万。其王居有二城,复有大城十余,犹中国之离宫。”“大食国,本在波斯之西。大业中,有波斯胡人牧驼于俱纷摩地那之山,……于是纠合亡命,渡恒曷水,劫夺商旅,其众渐盛,遂割据波斯西境,自立为王。”】

  【“波斯,居达遏水西,距京师万五千里而赢。东与吐火罗、康接,北邻突厥可萨部,西南皆濒海,西北赢四千里,拂菻也。”“大食,本波斯地。……隋大业中,有波斯国人牧于俱纷摩地那山,……乃诡众裒亡命于恒曷水,劫商旅,保西鄙自王,移黑石宝之。国人往讨之,皆大败还,于是遂强。灭波斯,破拂菻,始有粟麦仓庾。”】

  众所周知,波斯与中国的往来十分密切。波斯的部分地盘,属大唐的安西都护府管辖;波斯王国最后的国王、贵族,大多老死于中国。可以说,中国对波斯的了解透彻无比。

  据这些记载,波斯的地盘,“正西及南俱临大海”,而且,阿拉伯半岛也隶属于波斯。所以,史书认为,教的创始人,原本是波斯国民;大食是造反的臣民建立的国家。

  按照现今通行的世界史的说法,阿拉伯帝国的军队,是首先打败东罗马,占领了隶属于东罗马帝国的亚洲西部地中海沿岸地区之后,才进入两河流域,夺取波斯帝国的底盘的。

  可是,隶属于东罗马帝国的亚洲西部地中海沿岸地区,在哪儿呢?难道是在天上?

  据说,罗马军团征服埃及后,埃及成了罗马帝国尤其是罗马城的粮仓;埃及的亚历山大城,是罗马帝国的科技文化中心,还存在了一个“亚历山大里亚学派”。

  埃及地区的气候条件差,雨水稀少,不适宜于粮食生产,粮食产量极低。其产出能保证自己生存,就很了不起了。

  2000多年前,尼罗河三角洲的面积,至多是当今的一半,不会超过1.2万平方公里,其中,还包括大片的半沙漠地区。

  姑且,我们把古埃及的农业技术水平拔高2000年(不考虑气候因素),与中国唐朝时比较。

  这里土地肥沃,水草丰沛,风调雨顺,自然条件好于尼罗河三角洲百倍。但是,在唐代,关中平原的人口不足300万,总是严重缺粮,以至于出现了皇帝成为“逐粮天子”、“长安米贵”的著名成语。

  3.6万平方公里的关中平原产出的粮食,养不活300万人;2000多年前,1.2万平方公里的尼罗河三角洲,能够有粮食出口到罗马吗?

  据说,亚历山大港有50万人口,整齐的街道,辉煌的港口和灯塔,更了不得的是,亚历山大港图书馆藏书多达70万卷,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这里聚集了世界上最牛的大学者。

  【古希腊文明的“第一阶段是所谓古典时期, ……第二阶段是亚历山大前期。随着马其顿王亚历山大的征战, 公元前四世纪

  , 直到公元前146 年罗马人攻陷该城, 是希腊数学的全盛时期。……第三阶段是亚历山大后期, 从公元前146年至公元四世纪初。在罗马统治下、却仍保持了希腊数学传统, 不过已是强弩之末。”】

  据说,公元前150年前,希腊天文学家索西戈奈斯于编制了儒略历,带到了还是海底龙宫的“亚历山大里亚”。凯撒大帝进入埃及后,在子虚乌有的亚历山大里亚,与埃及艳后有了一段艳遇。于是,凯撒大帝从海底龙宫引进人才,编制了儒略历。

  问题是,稍加推算,便知,儒略历应该是诞生在中国三国末的 250年前后,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那个时期,比索西戈奈斯晚出生400多年,比凯撒大帝晚出生近300年。

  3、所谓的俄历,就是儒略历。著名的十月革命发生在俄历1917年10月25日(公历11月7日),这就是说,误差累计至13天。

  可见,所谓的儒略历,应该是诞生在中国三国末的 250年前后,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那个时期。

  显然,儒略历,比所谓古希腊天文家索西戈奈斯晚出生400多年,比凯撒大帝晚出生近300年。

  据说,286年,戴克里先将罗马帝国分为两部分,于是诞生了东罗马、西罗马。也就是说,直到罗马帝国散伙前不久,才诞生 儒略历。

  据说是古罗马人撰写的《罗马十二帝王传•神圣的朱里乌斯传》中,有一个动人的故事:

  这故事,很有趣:在只有雨季、旱季的地中海气候区,竟然也设春、夏、秋、冬四季!这是一个十分奇葩的现象!

  验证起来,也很简单:无论是希腊半岛、埃及,还是意大利亚平宁半岛的气候,有没有四季之分。

  在欧亚大陆,唯有中国,才存在显著地四季之分,才有必要、有可能搞出四季、二十四节气的历法来!

  近些年,有人宣称:凡是未经考古证实的中国史,都应该存疑,要么定为“伪史”,要么称为“传说”。

  当今十分霸道的洋学问—考古学,起源于西方;中国的考古学家,全是西方人的弟子。

  西方进行古罗马考古N年了,请问:古罗马的帝王将相的墓地及其出土文字材料,在哪里?

  据说,罗马帝国是千年帝国。又据说,千年古罗马,皇帝之多,难以计数。一部《罗马帝国衰亡史》,更是留下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文臣武将的大名。

  据《神圣的朱里乌斯传》,在凯撒大帝时期就被称为“古墓”的“卡普亚的创建者卡普斯的墓葬中发现了一块青铜书版,上面用希腊字母和希腊字”刻有铭文。如此重视陵墓文化的希腊文化,当然也传给了罗马人。

  安葬凯撒大帝的时候,又是设镀金的灵堂,又是搞象牙殡床,又是几天几夜的哀悼,又是用大理石刻铭文。

  屋大维死前的遗嘱之一,就是要求把亲自撰写的自传,“刻在纪念牌的铜板上并立于陵墓入口处。”

  按理说,有多少个皇帝,就应该有多少个规模了得的陵墓;考虑到罗马有篡位的传统,我想至少七成皇帝有奢华的陵墓吧。

  上行下效。据说,罗马帝国的帝王将相们,包括总督、将军啥的,都有自家的家族墓地。考虑到有穷有富,至少,前面提到的一两千户大贵族,一定有自己的家族墓地。

  可以肯定,帝王将相们的家族墓地里,一定有许许多多的铜板铭文、石刻铭文之类的宝贝。

  按照考古专家的基本要求:对出土的尸骨进行DNA对比,对出土大批证明墓主身份和事迹的文字史料与传世文献进行比对,只有均基本相合了,有关古罗马历史的传世文献,才是靠谱的。

  我想,以西方考古学之发达,专家之多,应该找到了罗马帝王的陵墓吧?找到了大部分将相的墓地及其家族墓地吧?

  可是,罗马帝国的帝王将相的墓地,在哪里呢?何以证明,这些帝王将相曾经存在过?

  如果连罗马帝国的一个个皇帝的陵墓,都不知道在哪里,却沉迷于夸耀人造的“庞培古城”、来历不明的光雕塑之类,实属浪费光阴和资源。

  顺带提个建议:如果西方考古学家实在抽不出时间,可以从中国进口洛阳铲,给意大利、西班牙、高卢、不列颠人民每人发一把。以五年为期,不知是否会有喜报?

  以下有8篇文章的链接,全部是针对古希腊伪史,提出的疑问。其中大多数疑问,将“古希腊”改成“古罗马”,照样成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