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视角:不懂感恩的思维使罗马共和国被历史车轮碾碎

  本文尝试用第三视角,就是从历史事实出发,按常识常理来研究一下:为什么历史上古罗马共和国演变成了古罗马帝国?

  古罗马的繁荣是依靠古罗马公-民(主要是自耕农)的士兵对外征战,掠夺了大量的土地、奴隶、战利品而取得的。

  随着古罗马疆域的扩大,长期在外征战阵亡的士兵和破产农民的土地,却被元老院贵-族兼并了。

  古罗马对外征战而弄到的巨额的财富和奴隶,让小农经济破产了,自耕农失去了生产资料(土地),也让平民失业了。

  公元前133年,格拉古兄弟开始了改-革。格拉古兄弟的改-革目的,是为了挽救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的古罗马共和国。

  格拉古兄弟改-革的主要方案之一是规定每家(按2个男子计)的土地不得超过约250公顷(约3750亩),而多余的土地上缴国库,再分给没有土地的公-民每人约7.5公顷(约110亩)。

  按常理思考,格拉古兄弟的这个改-革,让古罗马无土地的自耕农都有110亩田地,而大户每人可有1625亩,面积差别约为15倍。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呀。但是,古罗马共和国的元老院贵-族对于已经到嘴的土地利益却不肯让步。他们先后刺杀了格拉古兄弟。

  我认为,这些人是不懂双赢,不懂感恩。他硬是把帮他们续命的格拉古兄弟给干掉了。

  又过了若干年后,这些元老院贵-族,又一次做了一件不懂感恩的大事。不过,这一次,按常理,历史不再给他们机会了。

  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呢?原来,这些元老院贵-族,居住在庭院式豪华住宅里。他们一方面派凯撒带士兵去征服高卢,不断地给古罗马运回战利品,而另一方面,却又企图要解除凯撒的兵权。

  凯撒用了近10年的战功,征服了约800座城市、约300个部落,让高卢投降了,扩大了古罗马共和国的版图。但是,作为古罗马共和国的元老院,虽然当时古罗马还没有君主,不用担心凯撒“功高震主”,但却担心凯撒“功高震院(元老院)”。

  于是,古罗马元老院策划要剥夺凯撒的兵权。公元前49年,他们要凯撒服从罗马的法律、交出兵权。

  我认为,这显然是违反常识常理的,也是典型的不知感恩的行为。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古罗马共和国元老院贵-族,对凯撒征服高卢而不断运来的战利品是满意地收下了,但却不愿意让凯撒握有权力(尤其是兵权)。这显然不符合“付出与获得的等量交换”的常识常理。

  所以我认为按一般的常识常理是:人家凯撒和他的军团付出了那么多流血代价,怎么会甘心失去应得的利益和力量?

  于是凯撒没有退路了。但凯撒可不像格拉古兄弟那样,没什么办法对付元老院贵-族的力量。他可是有近10年跟随他征战的铁血军团!

  于是,他作出了无法回头的选择:率领他的军团渡过了卢比孔河,进军罗马。这一行动,等于突破了古罗马元老院规定的“法律”。于是,庞培带着一些元老院贵-族逃出了罗马城。

  凯撒随后成为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权力者。接着发生了与庞培及元老院贵-族势力的内战。在战胜庞培之后,凯撒又征服了埃及,又给古罗马共和国带回了巨量的战利品。但是这一次,古罗马元老院共和派贵-族却也是不知感恩,而是合谋在元老院会议上将凯撒给刺杀了。

  公元前27年,屋大维成为“奥古斯都”,建立了元首制。就这样,古罗马共和国被历史车轮碾碎了,演变成为了古罗马帝国,而进入古罗马帝国时代。

  为什么以元老院贵-族制的古罗马共和国会演变成古罗马帝国?我认为,这不是凯撒造成的,而是元老院贵-族违反常理,无视自身的历史缺-陷造成的。

  古罗马共和国的经济基础是小农生产方式的庄园制经济。社会的主要资源是自耕农。以自耕农为主的平民是对外扩张战争的主要兵源。

  然而,多年的对外扩张的战争,却导致了古罗马共和国的小农经济的破产。这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a)用对外征战掠夺来的奴隶来生产,让大土地庄园的生产成本大幅下降,从而让小土地的自耕农的农产品在市场上无法与之竞争。于是,这些濒临破产的小土地农民士兵发现,他们征服的地区越多,掠夺的奴隶越多,自己家的土地的农产品就越滞销。

  (b)小土地的农民士兵,在外多年征战,家中的土地则缺乏照料。待征战结束回到家乡,却发现自己的土地荒芜,或被兼并了。一些农民士兵就破产了,成为了债务奴隶。

  (c)例如从西西里等行省运来的廉价粮食,冲击了古罗马国内的粮食市场,从而也造成了古罗马的小农经济的破产。

  古罗马共和国存在的社会基础是自耕农与平民组建罗马军团。这些自耕农,被不明智的元老院贵-族和掠夺来的奴隶给弄破产了。

  所以,为了维持古罗马共和国运营,则需要不间断地对外征战。然而,越是对外征战,自耕农就越容易破产,从而进入了古罗马共和国的历史怪圈。

  以上正是古罗马共和国元老院贵-族制的历史缺-陷。然而作为古罗马共和国智囊云集的元老院,却对以上的历史缺-陷却视而不见。于是,历史的车轮就滚滚驶过去了!

  我认为:古罗马共和国元老院贵-族的不懂感恩的思维,正是其无视自身的历史缺-陷而形成的。而正是这种思维,将其赖以生存的古罗马共和国送入了历史车轮下碾碎,演变成了古罗马帝国。历史的惊涛拍岸,让后人不忘思索历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