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摩洛哥!一支中国高中女足球队和属于她们的“世界杯”

  比赛进行到最后时刻,上海体校队攻入绝平一球,将这场胶着的比赛拖入点球大战。

  17岁的历城二中女足队员谢悦然,将球放入罚球点上,缓步退后,神情镇定。前5轮点球的角逐中,上海体校队罚丢一球。这一球将直接决定球队能否进入决赛。杀死比赛的窗口,就是现在了。

  前5球,对方守门员都选择向左侧扑救,“打右边。”谢悦然坚定地做出判断。裁判员哨声响起,她果断将球踢入球门的右侧,皮球应声入网,球进了!

  一个月后,2022年11月,在江西,谢悦然和球队的女孩们共同创造了那个为人津津乐道的“奇迹”——2022年首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女子U17组决赛,济南历城二中女足在0:1落后的情况下逆风翻盘,以5比2的比分击败杭州女足。第一次捧起了全国赛事的冠军奖杯。

  凭借此项荣誉,济南历城二中女足作为代表中国参赛的两支女队之一,将与保定市第一中学一同参加2023年7月在摩洛哥举行的世界中学生足球锦标赛。

  一支组建不到3年的校园女足球队走向世界大赛。一夜之间,鲜花、掌声、荣誉、期待都山呼海啸地涌入女孩们的人生。运筹帷幄,最终还要决胜千里,这背后的掌舵者,正是主教练姚波。他曾两度带领不同的校园女足球队闯入世界大赛,在业界眼中,他是国内深谙校园女足的运转模式的足球教练。竞技体育的运行法则非常简单——成王败寇,战斗和征服。对姚波而言,这些年外界所能看到的那些惊艳与惊喜,得来的却并不容易。

  2023年盛夏,女足世界杯时隔四年重燃战火,“铿锵玫瑰”又到绽放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地处西半球地中海沿岸的摩洛哥,济南历城二中女足也将迎来小组赛的第一个对手。

  2022年首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女子U17组决赛,济南历城二中女足击败杭州女足。第一次捧起了全国赛事的冠军奖杯。

  7月5日,历城二中女足的教练办公室,刚刚出差归来的姚波,首要工作是开会。

  他表情严肃,从球员管理,到教练、班主任的职责权衡,再到某个球员遇到的阶段性困难,大大小小的问题都不放过。“要重视,抓细节。”姚波向教练们强调着。紧张的气氛弥漫开来。姚波更是抓住时机给团队“打鸡血”:“你基础不如人家,底子不如人家,就只能更多地付出,用更细致、更科学的方式做这件事。”

  于球队而言,主教练的情绪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球队。姚波也感受到了这种迫切,为此,出国前他拒绝了其他采访邀约。他试图让自己静下来,让球队也静下来。

  从全国大赛的一鸣惊人,再到将世界大赛入场券收入囊中,姚波深知,一场比赛的胜利并不代表永恒的胜利,关于失败的解读则有无数种。此次出征,外界的期待不言而喻,作为主教练,他身上担负的是无法丢弃的“盔甲”。

  姚波坦言,与去年夺冠的那支队伍相比,目前球队正处于新老交替的困难时期。老队员面临毕业离队,新队员还没有成长起来——残酷的竞技体育中,校园足球的“局限性”在此时显露无遗。

  困难也是双面的。如果总是一帆风顺,倒并不见得是好事。总要有离开,也总有成长。

  在那场扣人心弦的点球大战中攻入制胜球的谢悦然,今年成为球队队长。这一年来,她承担了球队更多的责任,也经历了体育单招“一球定胜负”的残酷。如今,她已经被北京师范大学录取,即将于今秋步入大学校园。

  北京师范大学有一支1987年成立的老牌大学生女子足球队,36年间,球队培养出200多名女足球员,包括国家队队员张琳艳和亚洲足球小姐王霜,这是熠熠生辉的荣誉。

  成功“上岸”的谢悦然成了队友们的榜样。在选择踢球的女孩眼中,足球有多种象征:是伙伴,也是稻草。让她们在懵懂的年纪里有了寄托。生活中有很多让她们无法掌控和主宰的事,但站在球场上,一切都变得简单:只要保证不丢球,把球踢进对方球门就可以了。

  正如谢悦然所言,选择踢球曾让她有过很多后悔的瞬间,但如果没有足球,她的世界或许不会如此缤纷。

  为球员寻得好出路,姚波也倍感欣慰。作为一名从事青少年足球教育的基层教练来说,能挖掘出一棵好苗子,好苗子没被埋没,是时间给予他最好的回馈。

  运动员跟普通人最大的不同,是对时间的感知。普通人不小心跌倒了,慢慢爬起来,时间充裕得很。但对运动员来说,转瞬即逝的时间是极为冷酷的法则——一旦有放松、轻敌的瑕疵,很快就会暴露。

  相较于职业梯队球队,校园足球在时间上的迫切程度尤为突出。首先是训练时间。职业球队可以全天训练,但校园足球只能“争分夺秒”。

  “我们只有每天下午4:30到6:30,这一个相对完整的训练时间,训练完孩子们还要上晚自习。”姚波说,即便时间如此紧张,还存在与其他班级的场地冲突。

  姚波倒也并不过于在意,毕竟他更推崇训练的科学,即质量的保证:“像欧洲、日本,他们的孩子也是每天只训练两个小时,但一样能取得成功。”

  在校园足球的逻辑中,球员是运动员,也是学生。既然学习是学生的首要之务,那么训练与学习就极易产生冲突。因此,挤时间就显得尤为重要。姚波强练团队的分工,试图用更节约时间的机制,达到与4个小时训练相同的训练质量。

  在姚波的理念中,既然是校园足球,那么“踢球和学习就是同等重要”。“只有学习好,未来的人生中才能有更多选择。”这是他一直推崇的观点,体育是一种教育,足球也是,背靠学校这棵参天大树,“立德树人”这句话才显得更为具体。

  顶着“校园足球队”的名号,球队在寻找高质量比赛机会上常束手无策,训练设备、餐饮保障等方面也与职业球队梯队存在不小差距。即便如此,姚波从不认为自己的球队与职业队打比赛是“以卵击石”:首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女子U17组决赛中,历城二中女足战胜以职业梯队球员为班底的杭州女足,捧得冠军奖杯。

  终场哨响起的瞬间,场边的教练、球员们冲进球场,姚波被队员们兴奋地抛向空中……那一刻,女孩们仿佛拥有了无限的能量——身体很疲惫,精神上却丝毫不感觉累。

  这是球队为数不多的释放瞬间。因为在更为内敛的姚波心里,无论当下的何种荣耀,第二天都要回归日常——冠军,已经是过去式。

  于球员和教练而言,多一刻的沉溺都不是件好事。“可能是机遇、运气好,我们拿了冠军,但并不表示我们没有问题。我们只有不断改进,才能让队伍持久保持状态。”姚波说。

  女足是一项事业,不是一件事情。“成绩不是一蹴而就的,它需要一个积累。”姚波说,如果今年拿不到,说明我们做得不够,那我们明年再来,“事业需要一个默默无闻,久久为功的心态。”

  在中国,踢球的姑娘必须让自己靠近巅峰,才能有被看到和记住的可能。与此相对应的,是普遍层面上,女足的支持率、关注度尚不及男足的1/10。

  “中国踢球的女孩还是偏少。”2022年2月,中国女足时隔16年重夺亚洲杯冠军后,主教练水庆霞在接受采访时慨叹,她认为:“或许女足夺冠能暂时起一些变化,但是变化也不会很大。”

  至于解决方案,她提到了“基层”“青训”,搭建体系或许是解决方案。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春满也曾表示,体教融合是振兴足球的迫切需要。

  姚波率领的这支济南历城二中女足,正是体教融合的成果。2021年,历城二中和山东省足管中心合作,共建“山东省足球后备人才”培养基地,成立了历城二中女子足球队,姚波出任主教练。在短短两年时间里,球队拿到了全国冠军,又即将出国参加世界大赛。

  早在2015年审议通过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校园足球”被多次提及。

  《中国女子足球改革发展方案(2022-2035年)》中提到,到2030年,女足青少年足球人口大幅增加,训练水平和竞技成绩显著提升,到2035年足球成为女性普遍参与的体育运动。

  长久以来,基层球队面临许多困难。除了硬件跟不上外,“偏见”是现实存在的,很多人依然对专门从事体育运动的孩子抱有成见,“文化课”与“体育课”存在某种互斥。“学习不好的才去踢足球”“练体育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如今,在校园踢球的女孩们不必再做足球和文化课之间的“单项选择题”,足球成了她们兴趣的拐杖。在校园女足的领衔者眼中,有这么一个观点:这些散落各地播撒足球种子的学生们,和星光璀璨的女足球员一样值得关注——女足甚至体育的发展,就像一棵树,顶尖的运动员只是向上攀升的树冠,但一棵树的长势好坏,除了要看高度,还要看枝干的茂密程度。

  姚波也谈到,通过校园足球,他希望孩子们能切身感受到足球的快乐,如果发展好,她们可以成为职业运动员、进国家队。即便不然,她们也能去读大学,有更好的发展,未来有机会时投身足球的其他领域,培养更多的女足种子。这样,足球基数就会成倍增长。

  这样的火种正在传递。那些即将毕业或是已经毕业的队员,姚波也会帮助她们寻找机会,鼓励她们参加教练员培训、参与足球公益授课,“足球的基层培养核心还是打根基”。

  与主教练在大赛前的沉默、谨慎相比,队员们会在训练间隙流露出某种兴奋与期待的情绪,足球也让她们有了更多机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在球队中司职前腰的郑俊熙,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是随队前往广西冬训。“兴奋,但是又有点害怕,担心不适应。但其实挺有感觉、挺刺激的。”那是她第一次望见在云层之上的壮阔风景。她当时的座位并不临窗,却总忍不住越过身边的队友,探着头一直望向窗外,其他队友都睡着了,她还在看。“我看下面的房子一点一点变得很小,像是小时候玩的积木……”

  与很多队友一样,郑俊熙足球生涯的起点是小学运动会。因为身体素质好,她被体育老师推荐去踢球。从感到陌生到一点一滴爱上这项运动,她的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变了。郑俊熙说,足球是团队运动,队友之间需要沟通,她的性格也因此变得更开朗,更坚定。

  能上大学,是足球对于女孩们最大的吸引力,但上大学又意味着离别。“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没有怎么经历过离别的谭新洁眼中,闪动着晶莹的光亮。18岁的这场分离,令她格外动情。

  这名去年在全国大赛夺得最佳射手的女孩,自有一股飒爽的气质。谈及自己的场上表现,她并不居功:“进球都是队友的支持。”她认为,作为顶在前头的单前锋,队友输送的弹药,是自己最大的保障。

  前锋这个位置的特殊属性,也给谭新洁带来了“心病”。“不能长胖,否则会在场上跑不动。”每次对着高热量的食物艰难吞咽口水,她总是这样在心里提醒自己。

  马上要成为队里的“老人”了,17岁的张颖婕感受到了压力,不久的将来,她将接替谢悦然成为球队的队长。她告诉记者,这意味着往后做任何事都不能退缩,“要有担当”。

  7月16日傍晚时分,在历城二中举行的出征仪式上,姚波带领教练团队与18名即将远征的队员登台亮相,留下了一张出征前的合影。谢悦然作为球员代表发言:“比赛中我一定会拼尽全力,为历城二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在世界舞台上展现我们中国中学生的面貌,打出我们中国中学生的风采。希望我们最后能够乘风破浪,为国争光!”

  谈及对这些女孩们的期待,姚波表示,除了力争拿到名次、站上领奖台,也希望这段经历能成为女孩们人生中另一段美好的体验。

  在这样的年纪,能拥有这样一段特殊而光荣的经历,能与队友们为着同一个梦想在绿茵场上奋战,谁能说女孩们不够幸运呢?吵过,笑过,吃过苦,流过泪——或许它并不完美,有足球相伴的这段青春岁月,注定会成为她们人生中最难忘、最值得珍藏的片段。

  “我并不是说足球是你们唯一的出路,但眼下,这是你们最直接、最便捷的出路。”姚波反复向孩子们强调。

  从事校园足球教学以来,姚波有着自己的高光时刻。2003年,姚波在山东体育学院足球专业毕业后,来到郯城一中,成为一名体育老师,负责学校足球特长生的训练。“当时学校没有正规的足球队,只有一些体育特长生练习足球。”姚波回忆说,自己小时候非常热爱足球,但那时缺乏接受正规、系统训练的环境,他非常希望自己的足球梦能在学生们身上实现。

  带着使命和梦想,姚波当时跑遍全县20多所初级中学。他物色、挑选队员,并更专业的知识,更科学的训练,更人性化的管理,悉心锤炼着女足的第一批队员。此后,他开始组建并完善女足梯队,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打造了一条完整的郯城一中女足青训体系。

  付出终有收获。在郯城一中执教期间,他带领球员们获得了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总决赛冠军在内的多项全国冠军。其中,2017年,球队荣获了中国中学生足球锦标赛冠军,姚波获“最佳教练员”称号。也正因球队的这项荣誉,姚波在次年第一次率队出国参加比赛。

  作为业界眼中更擅于带女足的教练,姚波也有自己的法宝。“带女足首先要恩威并施。”他提到了管理的重要性。没有管理,队员们在最困难的时候就顶不上去,在最胶着的比赛中就没有坚强的意志,没有必胜的信念。

  姚波承认,女足确实容易出成绩:“女足队伍少,竞争也就相对少一些,做好管理,队伍会进步明显。”但球队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想继续向上走同样极具挑战:“在整体基础一般的情况下,抓管理、抓细节,或许很快就会有一个提高。但到了一定层次上,想要再突破,就会非常难,这跟带男足也是一个概念。”

  相对带男足,带女足更为辛苦。从生理结构上来说,女孩有时在掌握动作时会比男孩慢,教练还要更多顾及孩子们的心理。在教练团队中,徐亚楠这名女性教练常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很多时候,这名90后女教练需要扮演“唱红脸”的角色,协助其他教练做好管理工作。作为从校园足球走出来的足球教练,徐亚楠能在女孩们身上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我们当时哪有她们这样好的条件。”她告诉记者,不仅是物质上的,还包括来自家庭和社会对踢足球女孩的观念,都没有现在那么开放。

  凭借足球特长考入山东财经大学的徐亚楠,毕业后先是在小学当了一年体育老师。那一年,徐亚楠觉得自己始终离不开足球。她成为了一名裁判,想离足球更近一些,但由此获得的成就感并不能让她感到满足:她更想成为一名足球教练。

  此后,徐亚楠进入了郯城一中成为姚波教练团队的一员。2021年,她跟随姚波来到济南历城二中女足任教。

  从校园足球走出来,再回到校园足球。徐亚楠有更多的感触:“女孩子总是比较敏感,现在她们又是青春期,我就想带好她们,让她们少走些弯路。”

  这是姚波以主教练身份的第二次世界大赛之旅。于他而言,是梦想的二度实现。姚波并不认可“重回巅峰”这样的形容,相较于第一次出国比赛,这一次他也感受到了一些困难。

  由于小组赛尚未进行抽签,第一个对手是哪支球队,实力如何,这都是巨大的未知数。而如何克服异国他乡的外界因素又是另外一重压力。“全力备战吧。”

  北京时间7月22日晚,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第五大城市阿德莱德,水庆霞领军的中国女足将迎来本届世界杯上的首度亮相。含苞欲放的铿锵玫瑰,注定将吸引无数国人关注的目光。

  国人对中国女足的情愫不言而喻:1999年女足世界杯,铿锵玫瑰的带刺绽放总让人念念不忘。

  在中国女足亮相世界杯的两天后,北京时间7月24日,位于西半球地中海沿岸的摩洛哥,济南历城二中女足将在摩洛哥的首度拉巴特迎来小组赛第一个对手,属于女孩们的“世界杯”征途由此开启。什么打法?什么阵容?或许姚波在心中已有决断。

  “以后的人生,你们可能会遇到高潮,可能会陷入低谷,也可能会遇到像今天比赛这样的情况——但只要你坚持,只要你勇敢面对,就一定有机会赢得最终的胜利。”去年深秋,那场紧张得令人窒息的点球大战过后,姚波这样告诉队员们。这个夏天,这群来自历城二中的女孩们也会秉持如是信念,在地中海吹来的风中奔跑、奋战。

  7月17日上午,球队出征摩洛哥前的最后一堂训练课,在学校训练场照常进行。分组对抗中,队员们跳跃、传球、盘带、冲刺……阳光洒在足球场上,映射出斑斓的影子。因为足球,她们的梦想有了更具体的形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